深度-恒大归化军团耗资87亿人民币 分崩离析可能

发布时间:2021-11-23 23:25 阅读次数:

  11月12日,和广州队解约的高拉特,带着妻子黛安和两个孩子,乘坐包机离开了广州,他们的目的地是巴西。在大牌逃离潮中,高拉特是第一位归化球员,按照巴西媒体的说法,接下来,还将有归化球员离开广州队,不过,这一消息尚未得到广州队的公开证实。

  2018年12月20日,在上海召开的赛季职业联赛总结工作会上,体育总局副局长、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首次确认,中国足协将“积极推进优秀外籍球员的归化工作,出台关于归化球员的实施政策”。

  2019年2月13日,侯永永拿到中国公民临时身份证,成为“归化第一人”;7天后,李可也完成了归化手续,同年5月30日,李可入选中国队,成为首位归化国脚。

  当年的归化大戏,主导者是已更名为广州队的恒大,他们归化了6名球员,而且,和侯永永、李可这样的“血缘”归化不同,6名球员中,除了蒋光太,都是“长居入籍”。6人拿到身份证有先后,但不差过两个月,其中,艾克森是2019年8月16日,洛国富是8月19日,阿兰是9月16日,高拉特是9月3日,蒋光太是9月18日, 费南多则是10月14日。

  目前,艾克森已为中国队出场12次,打进4球;洛国富为中国队出场3次,打进1球;阿兰为中国队出场7次,打进3球;蒋光太为中国队出场8次;费南多去年9月首次入选中国队,但因伤尚未出场;高拉特则是由于操作出错,尚未获得为中国队出场资格。

  当年,为了完成归化工作,恒大付出了高昂的代价,资料显示,6人的转会费、年薪及安家费合计8.7亿人民币,此后每年,还要承担高昂的年薪。据国外媒体报道,高拉特年薪1300万欧元,艾克森、阿兰是1000万欧元,费南多是800万欧元,洛国富是500万欧元,蒋光太是300万欧元,而且都是税后,折合人民币大约在3.6亿左右。

  此外,2020年2月,萧涛涛也拿到了身份证,虽然他尚未代表球队打过正式比赛,但他的年薪也不低,达到了200万美金,约和1300万人民币,虽然一直租借在外,但部分薪水,还是要广州队承担。

  放在以前,这些钱对于俱乐部的母公司恒大集团来说不是问题,但在今年陷入经营危机后,他们再也无力承担这笔费用。

  母公司经营困难,广州队被动“做减法”,先是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奥两位“能耗大户”离开,然后是卡纳瓦罗团队解约,接下来,就轮到了“归化军团”,第一个就是高拉特。

  高拉特其实很想为中国队踢球,他也是中国队迫切需要的,但由于操作失误,导致居住间断,归化时间只能从2019年6月重新算,恒大的律师团队数次公关努力均告失败。

  事实上,从巴西回到中超后,高拉特一度不受重用,2020年甚至被租借到了河北,憋着一口气的他以完美的表现,重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,本赛季中超前14轮,广州队排名中超总积分榜第二位,打进7球还有2个助攻的高拉特居功至伟,但现在,他只能提前解约。

  “经过友好协商,我和俱乐部都觉得这是对双方都好的决定。”高拉特说,“这些年,我在广州得到了很好的待遇,现在是时候回归家庭了。”

  高拉特透露,解约行动其实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,“现在俱乐部的情况是,如果我离开,可能对双方都有好处。”

  高拉特是第一个离开广州队的归化球员,但应该不是最后一个,据巴西媒体bolavip透露,费南多、阿兰、洛国富和艾克森,也“非常接近回到巴西”。

  巴媒认为,广州队未来的不确定性,可能导致更多球员离开,而高拉特则是引子。

  广州队剩下的5名归化球员中,艾克森、阿兰、洛国富和蒋光太都在阿联酋沙迦,跟随中国队备战12强赛第6轮对澳大利亚队的比赛,而费南多早在8月就回到了巴西,理由是“治伤”。

  据相关人士透露,打完澳大利亚的比赛后,艾克森、阿兰、洛国富不会跟随国家队回到国内,而是前往巴西,而蒋光太行程不明。

  这也意味着,12月重启的中超第二阶段比赛,艾克森、阿兰、洛国富都不会参加,如果蒋光太也回英国,那么,广州队将以真正意义上的“全华班”完成今年的中超。

  据巴媒透露,艾克森可能回归博塔弗正规兼职平台戈,在那里,艾克森曾效力两个赛季并打出名堂,甚至入选了巴西队名单,“艾克森回归,是博塔弗戈球迷一直以来的梦想。”巴媒称。

  至于阿兰,除了巴甲,土超等欧洲联赛俱乐部,对他一直很感兴趣,毕竟,他曾经是欧联杯射手王。

  洛国富在广州队始终不是主力,多次外租,他本人也一度心灰意冷,希望回巴甲踢球,不过,对他感兴趣的俱乐部不多。

  至于费南多,目前还是康复状态,不过,对于中国队的比赛,他倒是一直在关注。

  当然,除了国外俱乐部,一些中超球队也对几位归化国脚感兴趣,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年薪,在目前的形势下,即使打折也没有几家俱乐部可以承受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如果广州队无法恢复正常运营,除了归化军团分崩离析,队内多名实力派国脚也会离开。